樱花树下的你我,还在吗_1500字

Feb27

樱花树下的你我,还在吗_1500字  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历史新知网www.lishixinzhi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樱花树下的你我,还在吗_1500字

  看着那一朵朵的樱花凋谢,飘落,随风起舞,我不禁看呆了。微风拂过我的脸颊,吹乱了我的头发,也带来一阵的花香。人们都说,樱花只有飘落之时是最美的,那么,那些花儿生长出来,就是为了凋零那一刻得到人们的赞美吗?我微微闭上了眼睛,闻着淡淡的花香,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。“在中国看樱花的感受果然不同啊…是我矫情,还是因为你不在了呢?”我又睁开眼睛,用手握住了一片正好飘落的花瓣。“你,还好吗?”
  “大家好,我是何初柚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!”这是我在日本说的第一句话,没错,用日语。一年前,我去日本读大学。日本人并非像我们想象之中的那么粗鲁无礼,相反,他们很礼貌,礼貌到觉得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感情,以至于我在日本的一年间,没有一个朋友。在日本的时候,我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自行车,从学校回到出租屋时,总会经过一株樱花树。我看过它的花开,也看过花落,也许在这一年里,除了他之外,这株樱花是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见过我的喜怒哀乐的人,啊不,树了。
  说起他,心终归还是有点痛。他是我在日本唯一的依靠,给了我无数的温暖。那天,我放学后骑着车回出租屋时,经过那株樱花树,就禁不住停了下来。那时正是樱花盛开之时,我被那美丽的风景吸引住了,呆呆地抬着头看着,丝毫没有注意有一辆自行车正在靠近。我回过神的时候,已经被他撞到了地上,我的自行车也被撞到了一边。我坐在地上,脚上传来阵阵的疼痛。他弯下了腰,伸过手到我的面前:“没事吧?”“我没事…”我一顺口便说了中文,有些抱歉地看向他。他只是淡淡的一笑,牵过我的手把我拉了起来。他的手很暖,暖到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  “你的脚…”就在我忍着疼痛想去扶起我的自行车时,他突然用中文对我说了这句话。我心里一万个欣喜的问:“你是中国人?!”他点了点头,走到我的身边扶住我:“我叫莫阳,你呢?”我被他那帅气的脸和温柔的语气弄红了脸,小声的回答:“何初?。”莫阳的一切,就真的像一个小太阳,温暖了我,也照亮了我在日本的一切。他皱着眉头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已经坏了的自行车,说:“真不好意思,把你的脚伤了,又撞坏了你的车。”其实我一点都不介意,如果这些能换来一个太阳的话…莫阳依旧很抱歉:“你放心,医药费我会赔的,车我也会赔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送你去医院,不过就要委屈你坐一下后座了。”我淡淡一笑,点了点头。
  莫阳的车技很好,我坐在后座看着他那近在咫尺的腰,还是禁不住搂住了。莫阳很明显的愣了愣,但并没有把我的手弄开,后来他跟我说:“从没有一个女生这样抱过我,你是第一个。”他就这样骑着车,搭着我,时不时有微风拂过,吹下几瓣的樱花,就像日本动漫里的情节一样。我那时忘记了疼痛,只沉迷于这短暂的美好。或许,那时我们都已经对彼此产生了感情,否则,他也不会在我看医生的时候明明被我抓得很疼也不放开手。从那一天开始,莫阳就成了我在日本唯一的依靠。之后,他就一直骑车来接我去上课,也是后来,我才知道他住的地方离我有多远。
  我们谁都没有对谁表白,因为我们都明白对方的心意。自他牵过我的手起,我便是他心里的人,不须再多说,一个眼神便已足够。我们很幸福,因为我们都爱着彼此。他有时也会搞点小浪漫,让我感动一下。我们之间很平静,又那么美好。我就想这么平静的过完这一生,和他一起,但上天呐,绝对不会让我们一帆风顺的。
  我跟莫阳的最后一次见面,是在校旁的一间咖啡馆。那晚我们在那里吃饭,饭后他却说有急事,不能搭我回去。“我明天早上再去接你。”莫阳笑着说。我点了点头:“嗯,我等你。”他慢慢的靠近我,低下头轻轻的若有若无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。我似乎能听到他的心跳,以及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。我从未想过,那会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个吻。第二天一早,我便站在楼下等他。看着那一树的樱花落尽,我心里突然有些慌。我赶去学校,没有发现他的身影。心里的不安感加剧,因为同学们说,莫阳在医院…我飞奔向那个医院问医生,医生却说:“是有这样一个人,但他已经走了…”
  后来,我回国了。因为莫阳不在那儿,那里对我而言,也没有了任何意义。我现在都还觉得,莫阳只是离开了医院,而不是人间,更不是我。我看着眼前的樱花树,还是不禁开口说了句:“莫阳……”忽然有人从背后搂住了我:“你叫我?”“是他!一样的温度,一样的声音,还有…”我回过头。“一样的面貌,一样的心……”
初二:罗冬咏
日本樱花

    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