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主得贤臣颂---王褒(国学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二)

Aug28

圣主得贤臣颂---王褒(国学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二)  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历史新知网www.lishixinzhi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【原文】

夫荷旃(ㄓㄢ沾)被毳(ㄘㄨㄟˋ脆)者,难与道纯绵之丽密[1];羹黎唅(ㄏㄢˊ含)糗者,不足与论太牢之滋味[2]。今臣辟(ㄆㄧˋ屁)在西蜀 [3],生于穷巷之中,长于蓬茨(ㄘˊ词)之下[4],无有游观广览之知,顾有至愚极陋之累[5],不足以塞厚望,应明指[6]。虽然,敢不略陈愚心而抒情素[7]!

【注释】

[1]旃:毛织品。通「毡」。毳:鸟兽的细毛。纯绵:纯丝或不杂绵。

[2]羹藜唅糗:比喻饮食菲薄。太牢:古代帝王祭祀社稷时,牛、羊、豕三牲全备为「太牢」。

[3]辟:与「僻」同。

[4]蓬茨:用蓬草、茅草盖屋。

[5]顾:反而。

[6]塞:当。

【原文】

记曰:恭惟《春秋》法五始之要[7],在乎审己正统而已。夫贤者,国家之器用也。所任贤,则趋舍省而功施普;器用利,则用力少而就效众。故工人之用钝 器也,劳筋苦骨,终日矻(ㄎㄨˋ酷)矻[8]。及至巧冶铸干将之朴,清水焠(ㄘㄨㄟˋ脆)其锋[9],越砥敛其锷[10],水断蛟龙,陆剸(ㄊㄨㄢˊ团) 犀革[11],忽若篲(ㄏㄨㄟˋ会)氾画涂[12]。如此,则使离娄督绳,公输削墨,[13]虽崇台五增,延袤(ㄇㄠˋ冒)百丈,而不溷(ㄏㄨㄣˋ混)者,工用相得也 [14]。庸人之御驽马,亦伤吻敝策,而不进于行[15],胸喘肤汗,人极马倦。及至驾齧膝,骖(ㄘㄢ参)乘旦[16],王良执靶(ㄅㄚˇ把),韩哀附舆 [17],纵驰骋(ㄔㄥˇ逞)骛,忽如景靡,过都越国,蹶如历块[18];追奔电,逐遗风,周流八极,万里一息。何其辽哉!人马相得也[19]。故服絺綌 (ㄔ吃ㄒㄧˋ夕)之凉者,不苦盛暑之鬱燠[20];袭貂狐之煗(ㄋㄨㄢˇ暖)者,不忧至寒之凄怆(ㄔㄨㄤˋ创)[21]。何则?有其具者易其备。贤人君 子,亦圣主之所以易海内也。是以呕喻受之[22],开宽裕之路,以延天下英俊也。夫竭知附贤者,必建仁策;索人求士者,必树伯(ㄅㄚˋ霸)迹[23]。昔周公躬吐握之劳,故有圄(ㄩˇ与)空之隆[24];齐桓设庭燎(ㄌㄧㄠˋ料)之礼,故有匡合之功[25]。由此观之,君人者,勤于求贤而逸于得人。

【注释】

[7]五始:胡广曰:五始:一曰元,二曰春,三曰王,四曰正月,五曰公即位。

[8]矻矻:极为劳苦或勤勉不息的样子。

[9]干将:吴人干将,造剑二枚,一曰干将,二曰莫耶。焠:烧而内水中以坚之也。

[10]晋灼曰:「砥石出南昌,故曰越砥也。」锷:剑刃。

[11]剸:割截。

[12]篲氾画涂:以扫帚扫氾洒之地,以刀画泥中,言其易。篲:扫帚。氾:氾洒地。涂:泥。

[13]离娄:黄帝时明目者。公输:即鲁般,匠师。督:察视。

[14]溷:乱。

[15]吻:口角。策:击马之鞭。

[16]骖:乘、驾。齧膝、乘旦:皆良马名。

[17]王良:即伯乐。韩哀:即韩文侯,善御者。靶:即辔,控制牛、马等牲口的缰绳。

[18]蹶如历块:言其速疾之甚。

[19]辽:谓所行远。

[20]絺綌:絺:细葛布。綌:粗葛布。絺綌指夏天所穿的葛衣。鬱:热气也。燠:温也。

[21]煗:古「暖」字。凄怆:寒冷。

[22]呕喻:和悦貌。

[23]伯:与「霸」同。

[24]「昔周公……」:一饭三吐哺,一沐三握髮,以宾贤士,故能成太平之化,刑措不用,囹圄空虚也。

[25]庭燎:古代礼祀的照明用具,遇国君行祭,则燃点照明。

【原文】

人臣亦然。昔贤者之未遭遇也,图事揆策,则君不用其谋,陈见悃(ㄎㄨㄣˇ捆)诚,则上不然其信[26],进仕不得施效,斥逐又非其愆(ㄑㄧㄢ千)。是 故伊尹勤于鼎俎,太公困于鼓刀[27],百里自鬻,甯子饭牛[28],离此患也[29]。及其遇明君遭圣主也,运筹合上意,谏诤即见听,进退得关其忠,任 职得行其术,去卑辱奥渫(ㄩˋ玉ㄒㄧㄝˋ谢)而升本朝[30],离疏释蹻(ㄐㄩㄝˊ决)而享膏粱[31],剖符锡壤,而光祖考,传之子孙,以资说士。故世 必有圣知之君,而后有贤明之臣。故虎啸而冽(ㄌㄧㄝˋ列)风,龙兴而致云,蟋蟀俟秋吟,蜉蝣出以阴。《易》曰:「飞龙在天,利见大人。」[32]《诗》 曰:「思皇多士,生此王国。」故世平主圣,俊乂(ㄧˋ易)将自至[33],若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之君,获稷、契、皋陶、伊尹、吕望,明明在朝,穆穆列 布[34],聚精会神,相得益章。虽伯牙操递锺,逢门子弯乌号[35],犹未足以喻其意也。

【注释】

[26]悃:真诚。

[27]「伊尹……」:勤于鼎俎,谓负鼎俎以求汤也。鼓刀,谓屠牛于朝歌也。

[28]鬻,卖也。《孟子》万章问曰:「或曰百里奚自鬻于秦要秦穆公,信乎?」孟子曰:「不然,好事者为之也。」甯子饭牛:见〔狱中上梁王书--邹阳〕

[29]离,遭也。

[30]奥渫:幽暗污浊。

[31]离疏释蹻:离此疏食,释此草鞋。蹻:草鞋。

[32]「易曰……」:乾卦之辞也。龙以喻大人。言龙飞在天,喻圣人之德显,故天下万物而利见之。

[33]俊乂:杰出贤能的人才。

[34]明明:察也。穆穆:美也。

[35]递锺:即号锺,琴名。乌号:弓名。

【原文】

故圣主必待贤臣而弘功业,俊士亦俟明主以显其德。上下俱欲,驩(ㄏㄨㄢ欢)然交欣[36],千载壹合,论说无疑,翼乎如鸿毛过顺风,沛乎如巨鱼纵大 壑。其得意若此,则胡禁不止,曷令不行[37]?化溢四表,横被无穷,遐夷贡献,万祥毕臻。是以圣王不遍窥望而视已明,不殚顷耳而听已聪;恩从祥风翱,德 与和气游,太平之责塞,优游之望得[38];遵游自然之势,恬淡无为之场,休徵自至,寿考无疆,雍容垂拱,永永万年,何必偃卬(ㄧㄤˇ仰)诎信(ㄑㄩ屈ㄕ ㄣ伸)[39]若彭祖,呴(ㄒㄩˇ许)嘘呼吸如侨、松,[40]眇然绝俗离世哉![41]诗云:「济济多士,文王以宁。」[42]盖信乎其以宁也!

【注】汉宣帝时,王襄上奏推荐王褒有过人之才。汉宣帝立即下令召见。王褒进京之后,汉宣帝就出了这个题目。王褒构思时想到了马,于是以写马写出善御者六辔在手,操纵自如,意在用良御御骏马比喻圣主得贤臣,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汉宣帝励精图治的景象。

【作者】

王褒(之二)字子渊,西汉人,文学家,生卒年不详。蜀资中(今四川省资阳人)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辞赋家,写有《甘泉》、《洞箫》等赋16篇。汉宣帝是一个十分喜爱文学与音乐的皇帝,将他诏到长安,担任皇家的文学、音乐方面的「待诏」。王褒被视为御用文人的代表,其作品专门为君主政治服务,所以文笔虽好,却很少有人传颂他。与扬雄并称「渊云」。《王褒作品》

【译文】

穿毛织品衣服的人,很难跟他说明纯丝衣服的华美而细密;饮食粗劣的人不能跟他讨论牛猪羊肉的滋味。臣下住在西蜀偏僻地方,生长于穷巷的茅草房中,没有游历各地、阅览群书而得到广博知识,反而显得极为愚蠢粗鄙,不足以担当殷切的期望,接受君王的旨意。虽然这样,应君王的要求,也只好简要地陈述臣下愚昧的意见,并表达臣下的真情本心。

古书说:「恭敬思考《春秋》所述五始的标准,在乎君主省察端正自己而已。」贤才,是国家的工具。任用的官吏贤能,办事进退简易,又能普遍获得良好的功效;使用的工具锋利,花费很少的力量就能取得很多的成果。所以,如果工匠使用的工具不够锋利,就会劳筋动骨,终日辛苦;而使用精巧的工具,则能铸造出『干将』宝剑。假使派眼力好的离娄负责测量,鲁班砍削木材,测量百丈面积,修建五层高台也不会失误,这是因为用人得当。蠢人骑劣马,即使勒破马嘴,抽坏马鞭,也不能前进;而由精于骑术的王良骑乘名种良驹,由善于改进车辆的韩哀侯驾驶快疾的宝马拉著马车周游天下,即使是万里之遥,也不过喘口气的工夫就能到达。为什么这么快呢?因为人马相得益彰之故。所以,身穿凉爽的麻布衣的人,不苦于盛夏的暑热;身穿温暖柔软的貂、狐皮衣的人,不担忧严冬的寒冷。原因何在?因为他们拥有相应的工具而易于防备。贤人、君子,也正是圣明的君王易于治理天下的工具。从前,周公为了接待宾客,吃一顿饭要停顿三次,沐浴一次要束起三次头髮,所以才会出现监狱空閒的盛世;齐桓公在庭中燃起火炬,为的是不分昼夜地接待贤士,所以才能九合诸侯,称霸天下。由此看来,作为君王,只有首先不辞辛苦地访求贤才,然后才能享受所得贤才给他带来的安逸。

作为人臣也是如此。过去,贤能的人在没有受到君王的赏识之前,贡献策略,君王不用;陈述建议,君王不听;作官不能施展他的能力,遭斥逐也并非有什么过失。所以,伊尹曾经背著饭锅菜板去做厨师,姜太公曾经操刀杀牛,百里奚曾经自卖,宁戚曾经喂牛,都经历过忧患,及至遇到圣主明君,出谋划策都符合主上的心意,规劝进谏立即被主上接受,无论进退都能显示其忠心,担任官职也能施展其本领,接受君王赐给的封爵、土地,光宗耀祖。所以,世间必须先有圣明智慧的君王,然后才有贤能的臣子。虎啸而风兴,龙飞而云生,蟋蟀到秋天才鸣叫,甲虫在阴湿处才会出现。《易经》上说:『飞龙在天,有利于选拔贤才。』《诗经》上说:『济济贤才,生于周国。』所以,世道太平,君主圣明,才俊之士自会来临。君王勉力于上,人臣恭谨于下,聚精会神,相得益彰,即使用伯牙演奏他的『递钟』名琴,逢蒙使用他的『乌号』神弓也不足以比喻君臣之间的融洽。

所以圣主必须等待贤臣来辅佐,才能光大功业;贤臣只有等待圣主的赏识,才能显示才干。上下互相需要,彼此欣悦,这是千年一次的际遇,言论见解无所猜疑,犹如羽毛遇到顺风,巨鲸纵横大海,如此得意,那么何禁不止,何令不行?圣贤的教化,必将传播四方,永无穷尽。所以,圣主不必处处窥望就已看得明白,不必时时侧耳就已听得清楚,使天下太平的责任已经尽到,安乐悠閒的愿望已经实现,祥瑞自然降临,寿命自然无疆,何必像彭祖那样俯仰屈伸,像王侨、赤松子那样呼吸吐纳,去寻觅与世隔绝的仙境呢!诗经说:「文王能多用贤人,故邦国得以安宁。」可以确信当时国家安宁是没错的啊!

    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