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般涅40卷 第三十八卷

Jul07

大般涅40卷 第三十八卷

时间:2018/07/07 03:04 | 分类:佛教

大般涅40卷 第三十八卷  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历史新知网www.lishixinzhi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大般涅40卷 第三十八卷

  《大般涅第三十八卷》(第十二品 迦菩  第六 大涅意)

  

  大般涅

  第十二品 迦菩

  第六 大涅意

  本主:

  1 空是一切物之所住,大涅是一切善法住。

  

  大般涅卷第三十八

  第十二品 迦菩  第六 大涅意

  〈一〉大涅是一切善法根本

  迦菩白佛言:“世尊,何名清梵行?”

  佛言:“善男子,一切法是。”

  迦菩言:“世尊,一切法者,不定,何以故?如或是善不善、或四念、或是十二入、或是善知、或是十二因、或是生、或是正邪、或十二部、或即是二谛,如今乃,一切法梵行,悉是何等一切法耶?”

  佛言:“善哉,善哉。善男子,如是微妙大涅,乃是一切善法藏。譬如大海是藏,是涅亦如是,即是一切字秘藏。

  善男子,如山根本,是亦,即是菩戒之根本。

  善男子,譬如空是一切物之所住,是亦,即是一切善法住。

  善男子,譬如猛能系,一切菩行是者,亦如是,不一切法之所系。

  善男子,譬如金能者,是亦,有外道邪之人,不能破。

  善男子,如河沙能者,如是亦如是,能者。

  善男子,是典者菩而作法幢,如帝幢。

  善男子,是即是趣涅城之商主也,如大引商人趣向大海。

  善男子,是能菩等作法光明,如世日月能破。

  善男子,是能病苦生作大良,如香山中微妙王能治病。

  善男子,是能一提杖,如羸人因之得起。

  善男子,是能一切人而作梁,如世能渡一切。

  善男子,是能行二十五有者,遇,而作,如世,遮覆暑。

  善男子,是即是大畏王,能一切魔,如子王降伏。

  善男子,是即是大神咒,能一切鬼,如世咒能去魍魉。

  善男子,是即是上霜雹,能一切生死果,如世雹雨果。

  善男子,是能戒目者,作大良,如世安那【眼】,善眼痛。

  善男子,是能住一切善法,如世地能住物。

  善男子,是即是戒生之明也,如世明,色像。

  善男子,是能愧者而作衣服,如世衣裳,障蔽形。

  善男子,是能善法者,作大,如功德天,利益者。

  善男子,是能渴法生,作甘露,如八味水,充足渴者。

  善男子,是能之人,而作法床,如世之人遇安床。

  善男子,是能初地菩至十住菩,而作璎珞、香花、香、末香、香,清性具足之乘,於一切六波蜜,受妙,如忉利天波利多。

  善男子,是即是利智斧,能伐一切大。即是利刀能割,即是勇健能摧魔怨,即是智火焚薪,即因藏出辟支佛,即是藏生人,即是一切天之眼,即是一切人之正道,即是一切畜生依,即是鬼解之,即是地上之尊,即是一切十方生上之器,即是十方、去、未、在佛之父母也。

  善男子,是故此一切法,如我先。此一切法,我梵行即是三十七助道法。善男子,若如是三十七品,不能得正果,乃至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果,不佛性及佛性果。以是因,梵行即是三十七品。何以故?三十七品性非倒,能倒。性非,能。性非怖畏,能怖畏。性是行,能令生竟造作清梵行。”

  〈二〉有漏和梵行

  迦菩白佛言:“世尊,有漏之法,亦能作漏法因,如何故不有漏梵行?”

  “善男子,一切有漏即是倒,是故有漏不得名清梵行。”

  迦菩白佛言:“世尊,世第一法,是有漏,是漏耶?”

  佛言:“善男子,是有漏也。”

  “世尊,是有漏,性非倒,何故不名清梵行?”

  “善男子,世第一法,漏因故,似於漏。向漏故,不名倒。善男子,清梵行心相乃至竟,世第一法唯是一念,是故不得名梵行。”

  迦菩白佛言:“世尊,生五亦是有漏,非是倒,非一念,何故不名清梵行?”

  “善男子,生五,非一念,然是有漏,是倒。增漏故,名有漏。非真,著想故倒。何名非真,著想故倒?非男女中,生男女想,乃至宅、乘、瓶衣亦如是,是名倒。

  善男子,三十七品性倒,是故得名清梵行。

  善男子,若有菩於三十七品,知根、知因、知、知增、知主、知、知、知、知竟者,如是菩得名清梵行。”

  〈三〉知根乃至知竟

  迦菩白佛言:“世尊,何名知根,乃至知竟耶?”

  佛言:“善男子,善哉,善哉。菩於二事,一者自知故、二者他知故。汝今已知,但量生未解,是事,是故我今重汝。善哉,善哉。

  善男子,三十七品,根本是欲,因名明,取名受,增名善思,主名念,名定,名智慧,名解,竟名大般涅。

  善男子,善欲即是初道心,乃至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之根本也,是故我欲根本。

  善男子,如世。一切苦,根本。一切疹病,宿食本。一切事,斗诤本。一切事,妄本。”

  迦菩白佛言:“世尊,如先於此中,一切善法不放逸本,今乃欲,是何?”

  佛言:“善男子,若言生因,善欲是也,若言了因,不放逸是。如世,一切果者,子其因。或有,子生因,地了因,是亦。”

  迦菩言:“世尊,如先於余中,三十七品,佛是根本,是何?”

  “善男子,如先,生初知三十七品,佛是根本。若自得,欲根本。”

  “世尊,何明,名之因?”

  “善男子,如或明慧、或信。善男子,信因故,近善友,是名。近因,得正法,是名。因正法,身口意,是名。因三,得正命,是名。因正命故,得根戒,因根戒,寂。因寂,能善思惟,因善思惟,得如法住。因如法住,得三十七品,能量,是名。

  善男子,受名取,生受,能作善,是故名受取也。

  善男子,受因故生,三十七品能破之,是故以受取也。因善思惟能破,是故名增,何以故?勤修故。得如是等三十七品,若能破,要念,是故以念主。如世中,一切四兵,主意,三十七品亦如是,皆念主。善男子,既入定已,三十七品能善分一切法相,是故以定。是三十七品分法相,智最,是故以慧。如是智慧知已,智慧力故,消。如世中,四兵怨,或一、或二,勇健者能。三十七品亦如是,智慧力故能,是故以慧。善男子,因修三十七品,得四禅神通安,亦不名。若解,乃名。是三十七品心修道,得世及出世、四沙果及以解,亦不得名竟也。若能除三十七品所行之事,是名涅。是故我竟者即大涅。

  次善男子,善念心,即是欲也。因善念,近善友,故名,是名因。因近善友,故名受,是名取。因近善友,能善思惟,故名增。因是四法能生道,所欲、念、定、智,是即名主、、也。因是三法,得二解,除故,心得解,明故,慧得解,是名。如是八法,竟得果,名涅,故名竟。

  次善男子,欲者即是心出家,者即是白四羯磨,是名因。者即是受二戒,一者波提木叉戒【解戒】、二者根戒,是名受,是名取。增者即是修四禅。主者即是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。者即是阿那含果。者即是阿果。者即是辟支佛果。竟者即是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果。

  次善男子,欲名,名六入,名受,增名明,主名名色,名,名取,名有,竟者名生老病死。”

  迦菩言:“世尊,根本、因、增,如是三法何有?”

  “善男子,所言根者即是初,因者即是相似不,增者即是相似已能生相似。

  次善男子,根即是作、因即是果、增即可用。

  善男子,未之世有果,以未受故,名之因。及其受,是名增。

  次善男子,根即是求、得即是因、用即是增。

  善男子,是中根即是道、因即修道、增者即是道也。

  次善男子,根即正因,因即方便因,是二因,得果,名增。”

  〈四〉竟者即是涅

  迦菩言:“世尊,如佛所,竟者即是涅,如是涅何可得?”

  “善男子,若菩摩诃、比丘、比丘尼、婆塞、婆夷,能修十想,知是人能得涅。何十?一者常想、二者苦想、三者我想、四者食想、五者一切世不可想、六者死想、七者多罪想、八者想、九者想、十者想。善男子,菩摩诃、比丘、比丘尼、婆塞、婆夷,修如是十想者,是人竟定得涅。不他心,自能分善、不善等,是名真,比丘,乃至得婆夷。”

  迦菩言:“世尊,何名菩乃至婆夷等修常想?”

  “善男子,菩二,一初心、二已行道。常想者,亦二,一粗、二。初心菩常想,作是思惟,世之物凡有二,一、二外。如是物,常,我生、小、大、、老、死,是各各不同,是故知物常。作是念,我生,或有肥,具足色力,去止自在;或病苦,色力悴,貌羸,不得自在;或富,藏盈溢;或,事乏;或成就量功德;或具足量法;是故定知法常。外法,子、芽、、、花、果,如是各各不同,如是外法,或有具足,或不具足,是故知,一切外物定是常。既法是常已,法,我天具足成就妙快、神通自在,亦有五相,是故知即是常。劫初有生,各各具足上妙功德,身光自照,不假日月,常力故,光德。昔有王,四天下,成就七,得大自在,而不能常之相。大地,往昔之,安布置量生,空,如,具足生一切妙,林、木,果滋茂,生薄福,令此大地力,所生之物遂成耗。是故知,外之法一切常,是名粗常也。

  既粗已,次者。何名?菩摩诃於一切外之物乃至微,在未已是常,何以故?具足成就破相故。若未色非常者,不得言色有十差。何十?一者膜、二者泡、三者疱、四者肉、五者肢、六者孩、七者童子、八者少年、九者盛、十者衰老。菩膜若非常,不至泡乃至盛,非常者不至老。若是,非念念,不,一成具足。是事故,是故知,定有念念微常。有人,根具足,色晔,後枯悴。作是念,是人定有念念常。四大及四威,外,各二苦因,渴寒。是四,若念念微常,亦不得如是四苦。若有菩能作是念,是名菩常。如外色,心法亦,何以故?行六故。行六,或生喜心、或生心、或生心、或生念心,展生不得一,是故知,一切色法及非色法悉是常。善男子,菩若能於一念中,一切法生常,是名菩具常想。善男子,智者修常想已、常慢、常倒、想倒。

  次修苦想,何因故有如是苦?深知是苦因於常,因常故,受生老病死,生老病死因故,名常,常因故,受外苦,渴、寒、鞭打、辱,如是等苦,皆因常。

  次智者深此身,即常器,是器即苦,以器苦故,所受盛法,亦是苦。

  善男子,智者,生即是苦,即是苦,苦生故,即是常,非我、我所。

  修我想,智者,苦即常,常即苦,若苦常,智者何言有我?苦非是我,常亦。如是五亦苦、常,生何言有我?次一切法,有和合,不一和合,生一切法;亦非一法,是一切和合果;一切和合皆自性,亦一性,亦性,亦物性,亦自在。法若有如是等相,智者何言有我?作是念,一切法中,有一法能作者,若使一法不能作者,法和合亦不能作;一切法,性不能生,和合故,和合故生。是法生已,生倒想,言是和合,和合生。生想倒,有真,何而有真我耶?是故智者於我。

  又谛何因故生我?是我若有,一多?我若一者,何而有利、婆、、首陀、人、天、地、鬼、畜生、大小、老?是故知我,非是一也。我若多者,何言,生我者是一、是遍、有?若一、若多,二俱我。

  智者如是我已,次於食想,作是念言,若一切法常、苦、空、我,何食,起身、口、意三?若有生食故,起身、口、意三,所得物皆共之,後受苦果共分者。

  善男子,智者,一切生食故,身心受苦,若苦而得食者,我何於是食中而生著?是故於食不生心。次智者,因於食,身得增,我今出家,受戒修道,欲身,今此食,何得此身耶?如是已,受食,如野食其子肉,其心,都不甘。深揣食有如是,次食,如被牛,量之所唼食。次思食,如大火聚。食如三百矛。

  善男子,智者如是四食已,於食不生想。若生,不,何以故,食故。於一切食,善能分不之想,不令相似。如是已,若得好食及以食,受如,不生於之心。善男子,智者若能如是者,是名成就食想。”

  迦菩言:“世尊,智者食作不想,是?解耶?若是,所之食非不。若是解,是法何名善想?”

  佛言:“善男子,如是想者,亦是,亦是解。能食,故名。非,故名解。

  善男子,一切有漏皆名,亦能得。

  善男子,若有比丘,心乞食,作是念,我乞食,得好者,莫得粗,必多得,莫令少,亦速得,莫令晚。如是比丘不名於食得想,所修善法,日夜衰耗,不善之法增。

  善男子,若有比丘欲乞食,先言,令乞者悉得,其施食者得量福。我若得食,毒身,修善法,利益施主。作是,所修善法日夜增,不善之法消。善男子,若有比丘能如是修,知是人,不空食於中信施。

  善男子,智者具足如是四想,能修世不可想,作是念言,一切世不有生老病死,而我此身不生。若世中有一,得於生老病死,我何於世?一切世有得而不退失,是故世定是常,若是常,何智人而於世?一一生,周遍一切世,具受苦。得受梵天之身,乃至非想、非非想天,命三道中。四王,乃至他化自在天身,命生於畜生道中、或子、虎豹豺狼、象牛。次王之身,四天下,豪自在,福困,衣食不供。智者深如是事已,生於世不可想。智者世有法,所宅、衣服食、具、香花璎珞,伎、物,如是等事皆苦,而是等物即是苦,何以苦,欲於苦?善男子,智者如是已,於世物,不生而作想。

  善男子,譬如有人身重病,有音倡伎、香花璎珞,不於中生,智者已,亦如是。

  善男子,智者深一切世非依、非解、非寂、非可、非彼岸、非是常我之法。若我如是世,我何得是法?如人不,而求光明,,即世,明即出世。若我世,增黑,光明,即明,光即智明,是智明因,即是世不可想。一切,是系,然我今者,於智明,不世。智者深如是法已,具足世不可想。

  善男子,有智之人已修世不可想,次修死想,是命常量怨所,念念,有增。山瀑水不得停住、亦如朝露不久停、如囚趣市步步近死、如牛羊於屠所。”

  迦菩言:“世尊,何智者念念?”

  “善男子,譬如四人,皆善射,聚在一,各射一方,俱作是念,我等四箭,俱俱。有一人作是念言,如是四箭及其未,我能一以手接取。善男子,如是之人可疾不?”

  迦菩言:“如是,世尊。”

  佛言:“善男子,地行鬼疾,速是人,有行鬼,速地行。四天王疾,速行,日月神天,速四王,行疾天,速日月,生命速疾。

  善男子,一息一,生命四百生。智者若能命如是,是名能念念也。

  善男子,智者命,系死王,我若能如是死王,得永常命。次智者是命,如河岸峻大、亦如有人作大逆罪及其受戮惜者、如子王大困、亦如毒蛇吸大、如渴惜水、如大鬼恚,生死王亦如是。善男子,智者若能作如是,是名修死想。

  善男子,智者,我今出家,得命七日七夜,我於中精勤修道,持禁戒,法教化利益生,是名智者修於死想。

  以七日七夜多,若得六日、五日、四日、三日、二日、一日、一、乃至出息、入息之,我於中精勤修道,持禁戒,法教化利益生,是名智者善修死想。

  智者具足如上六想,即七想因。何等名七?一者常修想、二者修想、三者想、四者想、五者善想、六者慢想、七者三昧自在想。善男子,若有比丘具足七想,是名沙、名婆、是名寂、是名、是名解、是名智者、是名正、名到彼岸、名大王、是大商主、是名善解如秘密,亦知佛七之,名正知,七中所生疑。

  善男子,若人具足如上六想,知是人能呵三界、三界、除三界,於三界中不生著,是名智者具足十想。若有比丘具是十想,即得可沙之相。”

  迦菩,即於佛前以偈佛:

  “愍世大王,身及智慧俱寂。

  我法中有真我,是故敬上尊。

  心竟二不,如是二心先心。

  自未得度先度他,是故我初心。

  初已人天,出及。

  如是心三界,是故得名最上。

  世救要求然後得,如而。

  佛世如子,是故得名大悲牛。

  如功德十方,凡下智不能。

  我今慈悲心,身口二。

  世常自利益,如不是事。

  能生世果,是故我自他利。

  世逐作益厚,如利益怨。

  佛是相如世人,是故其心等二。

  世作,如如差。

  凡所修行行,是故得名如。

  先已了知,示之生。

  久於世得解,生死慈悲故。

  天身及人身,慈悲逐如子。

  如即是生母,慈心即是小子。

  自受苦念生,悲念心不悔。

  愍心盛不苦,故我稽首拔苦者。

  如作量福,身口意清。

  常生不己,是故我清。

  如受苦不苦,受苦如己苦。

  生地,不生苦想及悔心。

  一切生受苦,悉是如一人苦。

  已其心固,故能勤修上道。

  佛具一味大慈心,悲念生如子想。

  生不知佛能救,故如及法僧。

  世具,亦有量。

  如是及罪,佛初心已能。

  唯有佛能佛,除佛能者。

  我今唯以一法,所慈心游世。

  如慈是大法聚,是慈亦能度生。

  即是上真解,解即是大涅。”

  中佛典 大正藏

  第 12 No. 0374 大般涅

  北天竺三藏昙谶

  李鑫森注

  迎播 迎指正

  2017-03-15修改

 

    分页:123
    关于本站
    读历史故事,了解历史人物,尽在历史新知网。